首页  »  欧美性图  »  国企里的第一花——骚货孔霞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那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多的时候我一边看着毛片一边肏着一个女人的屁眼。这个女人撅着屁股爬着,塌着腰,把头杵床上,两手抓着床单,正压抑的闷哼着,我不知道她是舒服还疼。不过我不管,我只管肏,只管用我的大鸡巴狠狠教训她的屁眼。

    她是我的一个网友,名字叫孔霞。是我那一段时间刚刚钓上的,已经肏过她好几次了,她是幼儿园的幼师,30多了,具体多大我也不是很清楚,离婚了,长得还能看,最起码不是恐龙,很丰满,身材肉肉的,有一对绵软肥大的奶子和一个肥硕的屁股。不过因爲生育过,奶子虽然大,但是下垂的厉害,黑黑的大乳晕,不过屁股倒是一抓满把的肉,白花花的,肥腻的很。

    那天我是第一次肏她的屁眼,很紧,比这个她的屄紧多了,勒得我的鸡巴根生疼。她有点痔疮,屁眼外面有点外翻的息肉,不过不是很严重,并不影响我操她。我们之间是纯粹的性关系,她是送上门让我肏的,所以根本用不着客气。

    “疼,疼,轻点,别那麽猛,让我适应适应,别给我弄烂了。”孔霞扭过头用手推着我的小腹,用五官扭曲的变形的脸对着我求饶。

    我的鸡巴并不大,长度一般,不过比较粗,龟头算是大的,所以虽然上面粘了她屄里的一些淫水,有一定的润滑,她估计还是有点受不了吧。她说她的屁眼还没让男人肏过,还是处屁眼。我并不相信,也无所谓,她又不是我老婆也不是我情人,是不是处屁眼跟我关系不大。不过我还是停了下来,用两个大拇指使劲的帮她扣着那两瓣肥屁股,笑道:“咋,我拔出来,你在给我嗦嗦,再粘点唾沫?”

    “恶心,你先慢点,让我缓缓你在使劲儿。”她并不想接受我这个提议。

    我酝了一口唾沫吐到鸡巴跟屁眼的交接处,然后又开始使劲捅,捅得啪啪作响,她那白花花的屁股又开始肉浪翻滚,她又开始鬼哭狼嚎,不过她推我的那只手改爲扣着自己的肥屄,自己摸开了,应该是想转移一下注意力。

    孔霞的屁眼里很热,比她的屄温度高多了。她的屄是凉屄,干进去凉丝丝的,真的,我第一次干她的时候,很意外,跟我第一个女朋友的屄一样。我干的女人也不少,这种凉屄也只遇见过两个。不过这个女人跟本文要记述的无朵金花关系不大,所以我没打算详细写她,只是这个故事是从那天晚上我肏她的屁眼开始的,所以要提她一下。

    正当我看着毛片里的黑老外挺着鸡巴狂干白种女人的大白屁股,我的鸡巴也正对抗着女人屁眼的高温和紧窄正在忍精不射企图延长快感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的手机铃声很特别,是狼叫,一响起来嗷嗷的,很具震撼效果,当时我也被吓了一跳,因爲那时我设定这个铃声也没两天,也没有习惯,而且手机就放在我旁边的床上,还是山寨机,声音很大。

    平常倒是无所谓,不过在这个要命的时刻,差点把我给吓射了,孔霞也吓了一跳,屁眼猛得一夹,几乎要把我的鸡巴给夹断了。我还是没忍住,射了她一屁眼。我痉挛了几下,仍旧把鸡巴插在她屁眼里,然后抄起那个嗷嗷狼嚎的手机,按了接听键。

    “喂,童林,我把紫珊瑚给肏了,嘿嘿,刚肏过,我现在在她家呢,她去洗澡了……”我哥在电话里用压低的声音兴奋地给我彙报今天他首次出征见网友的战况。

    嘿,他就是我哥,亲哥,比我大六岁。那年是2006年,我27,他33。那时候我在外面租了一个两室一厅,自己过。我是搞网赚的,简单说就是用作弊工具模拟点击广告条,赚取广告费。我做英文广告,所以收的是美刀,不过我的技术不高,一个月下来也就能赚个四五百美刀,运气不好只有两三百,不过在我所在的中原小城,这样的收入也算不错,除了一日两餐到街上吃,还够我隔三差五的见见网友,开开房间什麽的了。

    我哥跟我嫂子是做服装生意的,不过主要是我嫂子经营,他是甩手掌柜,整天也没什麽事儿,见我能赚到美刀,很感兴趣,就也搬了一台电脑到我这里“学习”。其实他连打字都不会,拼音也早忘光了,来我这也就是玩儿。我们哥俩关系很好,一般的亲兄弟成年以后都差不多不这麽来往了,可是我们虽然差了六岁,还是关系不错,经常在一起玩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三张多的男人如果没有混得风生水起的话也真没什麽朋友。所以我们两个都混得不怎麽样的亲兄弟在“上了年纪”以后又混在一起了。

    我嫂子不懂电脑,更不懂我干的这一行。所以我哥就骗她说干这个得一直在电脑跟前守着,要跟我轮流值班,白天黑夜两班倒。所以我哥就有机会夜不归宿,隔个两三天回去一次。我嫂子也没指望我哥能赚到美刀,只当是让他来帮我的忙,顺便学学电脑而已。而且我在我嫂子眼里也算是一个好青年,所以她并不怎麽担心我们哥俩在一起会干出什麽颠覆活动来,很放心我哥在我这住。也因爲他俩是老夫老妻了,这样还能制造小别胜新婚机会。我嫂子也不傻,自从我哥来我这以后,她就大幅削减了我哥的零花钱,只给个买烟钱。不过,我嫂子并不知道我们哥俩关系有那麽好,钱可以谁花不是花。

    我哥长得比我强点,有几分像刘德华,身材脸型都像,年轻时候也是风流的很,不过现在有点跟不上形势,对于泡网友这种已经不算新潮的泡妞方式还是很好奇的,所以他来以后,见我频繁在玩网友也跃跃欲试。因爲他实在基础太差,打字像蜗牛爬,所以我就替他泡,有门了再让他去见,而且花销还是我出,我这当老弟算不错吧。不过我哥小时没少罩我,现在算是回报吧。亲兄弟,无所谓了。

    我哥刚来我这儿没几天,我就帮他在网上聊了一个女的,网名叫紫珊瑚,挺上路的,说话也不像没文化的人,还在国企上班,离婚了,没带孩子,自己单过。从聊天上看得出,是个挺开朗的女人。她没视频,也没照片,不过自己说不会吓到人。当时我正跟这个孔霞熟女幼师打得火热,那天刚好紫珊瑚说晚上有空,可以见面,而孔霞那天也给我打电话说晚上想来我这儿,因爲上次说好了这次要肏她的屁眼的,所以我就塞给我哥几百块让他去见紫珊瑚开洋荤去,我则留在家等着肏送上门的肥屁股。

    我哥在电话里很兴奋,乐得像个刚出道的小狼,我却没什麽意外的。因爲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儿。虽然在网上我并没有跟这个紫珊瑚说得很露骨,但是你想,一个离婚的熟女见网友除了屄痒了之外还能有什麽意图。而且我哥虽然网上不行,但是线下却比我更具杀伤力。不过,这个女人直接把我哥领回家过夜倒是让我挺意外的。

    我就在电话里说:“老大,小心点儿,别让人家给你唱出仙人跳,那可不是玩儿的。”

    我哥说:“没事儿,应该不会,我看她挺正派的。”

    我笑笑挂了电话,心里对着正派这个词大笑,一边用我还没软下来的鸡巴又狠狠戳了几下孔霞的屁眼……

    第二天还不到早上七点,孔霞刚走,我哥哥就回来了,把我摇醒,坐在床边兴沖沖地给我具体彙报战况:“昨天一见面,俺俩先去吃了个饭,花了五十多吧,吃完饭,我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开房间,也不想领她去唱歌,怕花钱不是,再说我也不会唱,鸡巴,就在大街上逛,靠,逛了有大半个小时,她是离婚的,不害怕,我可一路担惊受怕的,最后路过一家宾馆,我实在是不想走路了,就说开个房间休息一下,她开始还给我装紧呢……”

    “好了,好了,先说长了咋样吧,丑不丑?”我有点不耐烦,因爲这种过程我用屁股想都知道是怎麽回事儿,我关心的是这个紫珊瑚的长相。要是漂亮,那我换我的QQ加她,要是丑,就去球。

    “还行,白白了,可富态,哈,你猜她长得像谁?”我哥神秘对我笑着。

    “像谁?沈殿霞黑是林青霞?”我无所谓地问。

    “你自己看吧。”我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递到我眼前。

    我接过一看,还真小震撼了一下。原来这个女人长得很像我的初恋情人,竟然有七八分相似。只是跟我的初恋相比整体上胖出两圈来。尻,我有点后悔让我哥上了,应该我亲自上阵的。毕竟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我可以把她想象成生了孩子发了福的初恋情人。、

    “像不像?嘿嘿,后悔了吧。”我哥继续得意得朝我眨眼,说:“我刚开始一看吓一跳,我还以爲她跟你那个初恋是亲戚呢,后来她说她不是本地人,是因爲工作关系调到咱这儿的,所以不可能是亲戚。我就怕你不信,今天早上故意从她的相册里拿了一张照片回来给你看。”

    我没好气的瞅了我哥一眼,点了根起床烟,狠抽了一口。

    我哥继续气我:“刚进房间的时候,先看电视,看了快一小时,我说让她去洗澡,人家还不去,我看她长得挺正经,我也不敢直接扑,就一直没话找话,后来实在没话说了,我心想你不是说过,早晚就是一扑,我心说扑一下试试,不行就算了,谁知道我一扑,她也没反抗,衣服一脱就开干,她也不叫,就小声哼哼,我也进不了状态,干了可长时间,后来换姿势的时候,我一看,她屄里流血了,一火没干完,我就不敢再干了,我问她是不是来事儿了,她说不是,说是好长时间没干了,估计磨破皮儿了。我鸡巴也软了,就算账走人吧,最后还让人家宾馆不愿意,还让我赔床单钱,搞了半天价,赔了十块钱。弄得俺俩都是大红脸儿,后来我说送她回家吧,最后送到她家床上了,嘿,又干了两次,不过没流血。”

    我笑笑,说:“你还劲儿怪大嘞,还干两次?你不是说你身体不行了?”

    我哥说:“我跟恁嫂是身体不行了,换换人身体行了很。哎,你别说,人家收拾的可干净,房子不大,二手房,可能也就四十多平方吧,两室一厅,一大一小,木质地板,可别致。洗澡弄啥方便的很。离咱这也不远,走路也就十分锺,就上上面住。”

    我说:“那不错呀,她具体啥情况?真是离婚茬儿?”

    我哥:“嗯,她说了,她跟他老公都在铝厂上班,都是高工资,高福利,他老公也上网,在网上泡了个还不到20岁的小妞儿,他们吵了好几架,他老公就是不改,最后她一生气,也去外地见了一个20多岁的小网友,一下住了一个多星期,一回来,两人就离婚了,有个小妞跟他老公。他老公现在跟那个小网友结婚了。她自己买了套二手房,单过。哈,觉得我不错,俺俩干完以后聊了大半夜,听她说那个话的意思想跟我长期姘。”

    我说:“鸡巴,像她条件这麽好,我看长得也还凑合,我就不信她没情人,专门等着你,跟你姘?她知道你有媳妇没有?我记得我在网上说你是已婚的呀?”

    我哥:“人家有个情人,跟她是一个单位的,不过是个领导,忙得很,估计一个月也不肏她一回。屄閑了很,她也不想随便找人胡干,害怕得病,也影响不好,怕出麻烦事儿,就想找个看得过眼的,不是在社会上混的长期来往一下。我跟她说我跟媳妇感情不太好,分居了,还说我是搞网络的。”

    我说:“玩归玩?别出事儿,我可不想让嫂子知道了,跟我拼命。”

    “放心,我是干啥嘞,没事儿。”

    因爲离的近,所以我哥一到这个紫珊瑚不上夜班的时候就跑到她家去住,而且还将紫珊瑚的倒班制度掌握的了如指掌,两个人还真像情人一样处了起来,我哥简直把紫珊瑚的加当成了行宫别院。而且这个女人也不错,不要钱,不要礼物,连吃饭都很少让请。我哥说她是那种很独立很要强而且很大方的女人,甚至从我哥这个初中都没好好上完的人嘴里说出了典雅这个词。

    我也没什麽意见,反正不花钱,也不影响我哥的家庭,就任凭他俩处着。也就一个星期吧,那女的甚至把她家的钥匙给了我哥一把。我哥甚至直接住到她家了,连我这都不怎麽来了,说她家比我这干净舒服。而且那个紫珊瑚也不怎麽上QQ了,所以我也没有机会再勾搭上她。

    又过了几天,我把那个熟女幼师也就是孔霞给玩烦了,因爲她让肏屁眼,我哥说也想尝尝。

    我就扇煳我哥说要不咱俩换换玩吧,我把孔霞串给你,你把紫珊瑚让我玩玩。

    我哥开始有点舍不得,说我那麽多网友,干啥还惦记他的人。

    我说这是等价交换,你不愿意就算了。

    我哥说我还不知道你,你不就是想把紫珊瑚当成初恋情人肏肏?不过这事儿我说不出口呀。

    我说没事儿,一块儿叫出来吃吃饭,玩玩儿,熟了以后就有办法了,我又不会硬来。

    嗯,我是不会跟我哥一起玩4P混战的,虽然我们哥俩关系不错,但是毕竟是亲兄弟,要是真脱光了屁股在一起玩女人还真磨不开面儿,心里有点别扭。我只是想换着玩玩而已。

    有次我又在孔霞身上三洞齐开以后,一边扣着她的屄一边把这个意思给她说了。孔霞见过我哥,不过对我哥这种类型的男人并不感冒,我哥比较瘦,我稍微胖一点儿,孔霞就喜欢胖点的男人,一方面是因爲她比较丰满,另一方面她前夫也属于我这种类型的,她让我泡上的原因就是我比较像她老公年轻时候的样子。

    对了,这个孔霞跟紫珊瑚的情况差不多,也是因爲她老公有了钱以后泡了一个小妹妹,才离的婚。哈,现在这个时代就这样,有钱人泡小姑娘,混得不咋的的玩离婚女人或者熟女人妻,要啥没啥的只有自己玩自己了。

    后来我几乎把整个手都伸进孔霞的屄里,一边扣着她的子宫一边连哄带骗带威胁,她才在极度的高潮和痛快之下勉强答应。不过她说要先接触接触,有感觉才行,没感觉的话她是不愿意的。我心想,鸡巴感觉,哈,也就是鸡巴感觉吧。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Back to Top